幼儿文学伤口对幼儿的启示

来源:www.202080.com 发表时间:2016-10-09 07:20


时针又指向二十一点整,妈妈手拿着那本“宝宝睡前故事“,孩子帮着翻到“金ji冠的公ji”那一页,“妈,我们讲这个故事好吗?”妈妈摇了摇头笑着说:“不是讲过好几遍了吗?”当他们讲到猫和画眉鸟到山上砍柴时,狐狸来到公ji的窗台下对着公ji说:“公ji呀公ji,你的脑袋油光光,你的胡须丝一样,你把头探出来,我给你吃颗小豆……”妈妈和着孩子大声朗读,鼻尖相碰,击拍节奏,相会一笑,坚持到最后……   类似以上的情形,触动我回想在教育情景中孩子的无数次“重复”,孩子怎会对故事中gong同的叙事思路情有独钟,丝毫不感到乏味呢?从他们对文学作品的喜爱中可见一斑。   倾听的重复   由于孩子在倾听故事时,对文本重复有这样的倾向,因此,我经常发现:他们往往会选择以前听过的故事,尤其是偏爱具有“重复叙事”特征的文本,在教育实践中,诸如文学作品《萝卜回来了》、《小猪盖房子》、《三只蝴蝶》、《小熊请客》等,都采用了语言、动作、情节上的反复,以及叙述思路的重复,这些经典的重复激发了儿童对故事内容的津津乐道,他们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倾听,并且百听不厌。这正印证少儿文学作家刘晓东所描述的那样“幼小儿童往往多次重复听讲同一童话,但这个童话对于他来说,每次都是新鲜的,每次都使他激动不已。”是的,孩子对故事情节的熟悉并没有减弱他们对文本本身的吸引力,甚至由于这种熟悉使有些孩子在听故事的时候有了特殊的要求,即别人必须用同样的话语向他叙述同一故事,倘若变换词句他都会提出异议,孩子真是作品的校对师呀。   讲述的重复   午餐后的小歇,我们总是选择安静的手头操作活动及播放孩子喜欢的动画片,孩子总是提议:“老师,放我带来的DVD吧”,大家附合着,“放什么好呢?”“当然是《梨子小提琴》了”,我明白他们的“所指”,那碟片也不知放多少回了,可他们仍乐此不疲,我顺应大家的要求,在旁边开始操作运行程序,随着机器读碟的发展,只见全场全神贯注,屏幕象个大吸盘,把他们紧紧吸住,随着故事的流程,凭借着声、形、象的优势融合,孩子们全然进入境界,与播放器发出的声音完全一致,语调语气几乎逼近原声,当转入下一个故事中,屏幕尚未出现名称,大家便异口同声地读出《山里来的大老虎》,这也许是“重复”给孩子带来的记忆效应,足以使他们对讲述的无比乐趣,并能一句不漏地背下来,那么形象逼真让我很十分惊讶。这个中午的小歇,孩子与机子互动讲述了四个曾讲述过无数次的故事,但最令孩子得乐要算是《皮皮鼠吃跳跳糖》了。


推荐阅读
下一篇:通过绘画了解幼儿
上一篇:利用自然优势 为幼儿创造教育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