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幼儿园教师优秀论文 > 纵向,解读,个体,差异,导读,研讨,教师,反应,来看,通过

纵向解读个体差异

来源:www.202080.com 发表时间:2015-12-08 03:19

  导读:从研讨中教师的反应来看,通过剪辑制作出每名幼儿纵向参与活动的过程,比横向蜻蜓点水式地看每名幼儿更深入。这次活动每位教师都能根据幼儿的表现来分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具有什么样的特点,而且这些个性化的特点涉及到发展水平、学习方式、性格等多个方面。

  我园研究个体差异已有一段时间了,老师们有了一些感受和经验,研究也从关注宏观转向了关注细节,因为个体差异必须通过一个个具体的场景去解读,而尊重个体差异,促进幼儿富有个性地发展的策略也必须在实践事例中积累。为此,我们坚持互相观摩活动,大家共同分析幼儿,寻找策略。这本应很好地推进研究,可让人苦恼的是:老师们刚开始谈的是孩子,但很快就谈论起活动来,不提孩子什么事了。我们试着用活动前出思考题来引导,效果仍然不佳。

  问题出在哪里呢?老师们虽然想说个体差异,但说不了两句就没的可说了;或者说了幼儿的行为,却分析不出个体差异。可见,老师们解读幼儿的能力有欠缺,需要我们的支持。

  这次轮到研讨中四班的活动了。与前面几次现场分析不同,我们这次采取了录像分析的方式。最初看完录像,我有些失望,因为感觉活动中所显现的个体差异并不太明显,就这样让老师们分析不会有什么进展。要想使研究更有成效,我这个主持人必须对活动中的个体差异心中有数,所以,我看了好几遍录像,将每个孩子的言语、行为及教师的指导都分别记录。这样,每个孩子的纵向学习过程就显现出来了。渐渐地,孩子们的个体差异在我眼前清晰起来:天天沉稳独立;洁仪各方面发展都较好;思雨喜欢与人交往,做事坚持性不强;欧岚谨慎心细,是慢进入的孩子;义豪思维活跃,喜欢表达;熊熊胆大,敢于尝试;乐涵内向,但心里很有数……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再推敲孙老师的指导,我发现有些指导对幼儿(如欧岚、义豪、乐涵)起了作用;有些指导没有意义,有些幼儿(如洁仪、天天、子琦)被忽视了。随着幼儿个体差异的清晰,教师行为的适宜性也有了答案,我兴奋起来——这个活动是很好的分析案例。对照自己分析这个活动的经历,我想,只是像往常那样放一遍录像是不会有好效果的,老师们肯定还会像前几次那样想说却说不出什么,因为大家根本就没看出差异来。怎么办呢?我忽然灵感一闪:把每个幼儿的镜头都纵向剪辑在一起,形成每名幼儿独立的活动录像,是不是能帮助教师更好地了解幼儿的个体差异呢?我决定尝试一下。

  我剪辑了10个孩子的录像,最终确定了欧岚、洁仪、思雨3个,因为她们的发展水平、性格等都不尽相同,教师与她们的互动也不一样,有适宜的,有不适宜的。对这样三个典型的孩子加以分析,有利于教师们在短时间内更全面、深入地理解个体差异。

  教研活动最终这样进行,每看完一名幼儿的录像,大家都根据三个问题展开讨论:幼儿有什么样的表现?(你发现幼儿有什么样的特点和差异?)这说明幼儿需要什么?根据幼儿的需要来判断教师应该怎样做?

  三层提问实际就是引导教师关注幼儿,从幼儿的需要来推敲教师行为。讨论中,老师们针对自己所看到的幼儿的行为发表看法。

  欧岚从活动开始,眼睛始终看着别人,摆弄自己的积木和纸。十多分钟后,在教师重复活动内容和要求后才开始行动,最终完成一种。老师们对她的表现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她不是无所事事,而是在观察、摆弄中探索和思考,也是在学习,教师不用过多介入;另一种认为她是做事谨慎、比较胆小的孩子,教师应寻找有效方式帮助她更快进入活动,使她有更充裕的时间完成探索,获得更大的成功。由于对她的个体差异没有定论,所以教师的支持策略不能达成共识,这恰恰说明教师的教必须以幼儿的学为依据,应避免教师主观、模糊的评价。

  洁仪是个乖巧、各方面发展良好的孩子。在活动中,孙老师指导她旁边的小男孩,她会不时地观察他们的举动,甚至帮助小男孩。小男孩在纸桥上摆了8个插片,她也很快摆了8个给老师看,后来又摆了11个,可始终教师没有给予她真正的关注和欣赏,只是简单地回应了一下就走开了。研讨中,大家一致肯定了洁仪在社会性、认知等方面的发展,并提出对这样的孩子也应给与关注,并注意给她更多的挑战,从而促进她在原有水平上的发展。

  思雨模仿对面的男孩将纸对折放在桥墩上,可桥墩总倒,放了两回都不成功,就问老师:“我这个积木怎么总倒呀?”老师引导她看看为什么积木总是倒,想想好办法。她继续操作,同时不停地与旁边的大豪说话。出现矛盾后跑到老师面前说:“大豪把我的积木碰倒了。”不待老师回答,就回去与大豪游戏式地理论起来。当她的桥成功承载了许多插片时,她情不自禁地与大豪对望,鼓起掌来。很明显,思雨是个外向的孩子,她喜欢交往,也习惯于用交往的方式来学习和解决问题。老师们发现,她独立探究的时间很短,遇到问题首先想到问别人,她的学习不能缺少与人的互动。受到“指导老师对她积木总倒的应答”的启发,老师们认为应多给她反问,逐步引导她独立地探究和解决问题,培养坚持性。大家看到了思雨的发展需要,但她喜欢交往,这种与人互动型的学习方式似乎未得到重视。于是,我提出了“老师不可能总关注她一个人,跟她一个人互动”的现实情况,以及她向对面小男孩学习折纸当桥梁的方法等细节,建议教师可不可以尊重她在与人互动中学习的特点,有意安排几个小朋友和她一起,达到互补互促的目的。至于选择什么样的小朋友就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摸索了。这个建议引发了教师们新的思考。

  从研讨中教师的反应来看,通过剪辑制作出每名幼儿纵向参与活动的过程,比横向蜻蜓点水式地看每名幼儿更深入。这次活动每位教师都能根据幼儿的表现来分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具有什么样的特点,而且这些个性化的特点涉及到发展水平、学习方式、性格等多个方面。就连在本班做观摩课的孙老师都通过研讨深刻体验到孩子们的个体差异。更可贵的是,教师马上就将研讨中获得的认识投入到实践中,根据所分析的差异设计实施教育策略,教育效果果然不同。

  北京市西城区棉花胡同幼儿园 顾春晖


纵向,解读,个体,差异,导读,研讨,教师,反应,来看,通过推荐阅读
下一篇:依托山区本土资源,走特色办园之路
上一篇:对师幼互动行为的思考